被匡列就隔離在法律上沒問題嗎?

生活法律.3 個月前.@0812kenss

自認法盲 但之前準備考試時有讀過一點行政法

記得在法律上剝奪人民生命/限制自由不是一件超嚴重的事嗎?

要適用嚴格法律保留原則、符合比例原則

還要給予陳述意見的機會等等的...

費用也應該由政府負擔

怎麼現在是跟大富翁一樣

匡列跑出來吃個飯就可以把人抓去旅館坐牢

旅館錢還要自己付

還有不少的罰款要繳

這在法律上有沒有問題啊?

有懂的大大可以幫忙解答ㄇ
2
13
213

Like this Post?

分享給可能需要的親朋好友吧!

熱門留言

  • jiminswife009
    先前SARS期間就討論過類似的問題
    (詳見釋字 690)

    受隔離者及其家屬在接受隔離的處分的時候,可以從司法上取得怎樣的救濟?法院在強制隔離的程序裡,對於人身自由的保障,扮演了怎樣的角色?〈釋字690〉共有三篇「(部分)不同意見書(李震山林子儀、許宗力、許玉秀)」,同時都提出了這個問題。

    《憲法》第8條的「法院保留」是「由拘束人民人身自由的公權力,主動進行程序」;在拘束人身自由之前,經過法院審理程序,或者是拘束人身自由之後,在最短期限內,應該移送法院審查,補正,著重在「事前」與「事中」的人身自由侵害。

    而〈釋字690〉在解釋理由書中,認為被隔離者「仍得依行政爭訟程序訴求救濟。是系爭規定之強制隔離處置雖非由法院決定,與憲法第八條正當法律程序保障人民身體自由之意旨尚無違背」,這混淆了「法院保留」,與《憲法》第16條的「訴訟權」,後者著重於權利侵害的事後救濟。

    〈釋字690〉的多數意見並非沒有察覺其中的差異,所以在釋憲文中要求要建立「得及時請求法院救濟的機制」,但雖然如此,〈釋字690〉仍然作了「合憲性」的解釋,這使得行政、立法機關,對於大法官所求的「儘速通盤檢討傳染病防治法制」沒有何的壓力,也就能以促成法規的修正,大法官許玉秀在「不同意見書」中,對此直言「鄉愿,德之賊也」。

    確診者不能領補償?
    《釋字690》解釋的標的是2003年舊《傳染病防治法》第37條第1項,它規範的對象,是「接觸者或疑似被傳染者」,並未及於「被感染者」及「(2007年《傳染病防治法》修法納入的)自疫區入境」者,那麼大法官所認為應該在制度上補強的地方,是否對這兩種人也有效用呢?例如,大法官是否認為「被感染者」也需要有補償機制?

    2020年3月10號,衛福部針對 COVID-19 訂定了〈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隔離及檢疫期間防疫補償辦法〉,並將其定位為對「人身自由受限」的補償,這項(每天1千元)的補償,只針對「接觸者」和「自疫區入境」,「感染者」並不適用,也就是說,在隔離或檢疫中的人,一旦確診,之後就將失去請領「防疫補償」的資格,為什麼「感染者」不能領取補償?目前仍欠缺合理與合憲的解釋。

    https://www.eventsinfocus.org/issues/7145464
    3 個月前.
  • kaitingy
    之前有跟家人討論過這個 應該是沒有問題 但是我覺得住旅館還要自己付錢真的很瞎
    3 個月前.
  • tinya1013
    回歸法律的本質,是在協調這個國家中人民與人民、環境和政府之間的關係,讓國家能順利維持下去。

    費用如由政府全數負擔,那每間旅館是否價格就需統一規範?

    旅館為了提高補助費用而漲價、人們想說都免費那倒不如選好一點的旅館,或是悲觀點,想說反正接觸了也有免費住宿、或是生活有問題的人為了享有免費住宿而故意接觸感染者,這些都不無可能。

    在這樣的情況下國庫能負擔的限度,國民能正常生活的程度,都會因規範而影響。

    像日本新冠的住院條件已經很嚴格了,醫療量能如今卻已吃緊。在家隔離的人數也影響到公司營運,上禮拜看已經一成的人無法上班了。(有些工作是不能遠距的)

    所以住宿費從補償一定金額是最好的處理方式,而補償多少就看國庫財力了。別忘了還有許多因應新冠的行政契約需要付錢…(例如防疫計程車)
    3 個月前.

所有留言

  • tinya1013
    回歸法律的本質,是在協調這個國家中人民與人民、環境和政府之間的關係,讓國家能順利維持下去。

    費用如由政府全數負擔,那每間旅館是否價格就需統一規範?

    旅館為了提高補助費用而漲價、人們想說都免費那倒不如選好一點的旅館,或是悲觀點,想說反正接觸了也有免費住宿、或是生活有問題的人為了享有免費住宿而故意接觸感染者,這些都不無可能。

    在這樣的情況下國庫能負擔的限度,國民能正常生活的程度,都會因規範而影響。

    像日本新冠的住院條件已經很嚴格了,醫療量能如今卻已吃緊。在家隔離的人數也影響到公司營運,上禮拜看已經一成的人無法上班了。(有些工作是不能遠距的)

    所以住宿費從補償一定金額是最好的處理方式,而補償多少就看國庫財力了。別忘了還有許多因應新冠的行政契約需要付錢…(例如防疫計程車)
    3 個月前.
  • bettykuo
    還有信賴保護 人民遵守政府發布的防疫指示卻要自費隔離
    3 個月前.
  • jiminswife009
    先前SARS期間就討論過類似的問題
    (詳見釋字 690)

    受隔離者及其家屬在接受隔離的處分的時候,可以從司法上取得怎樣的救濟?法院在強制隔離的程序裡,對於人身自由的保障,扮演了怎樣的角色?〈釋字690〉共有三篇「(部分)不同意見書(李震山林子儀、許宗力、許玉秀)」,同時都提出了這個問題。

    《憲法》第8條的「法院保留」是「由拘束人民人身自由的公權力,主動進行程序」;在拘束人身自由之前,經過法院審理程序,或者是拘束人身自由之後,在最短期限內,應該移送法院審查,補正,著重在「事前」與「事中」的人身自由侵害。

    而〈釋字690〉在解釋理由書中,認為被隔離者「仍得依行政爭訟程序訴求救濟。是系爭規定之強制隔離處置雖非由法院決定,與憲法第八條正當法律程序保障人民身體自由之意旨尚無違背」,這混淆了「法院保留」,與《憲法》第16條的「訴訟權」,後者著重於權利侵害的事後救濟。

    〈釋字690〉的多數意見並非沒有察覺其中的差異,所以在釋憲文中要求要建立「得及時請求法院救濟的機制」,但雖然如此,〈釋字690〉仍然作了「合憲性」的解釋,這使得行政、立法機關,對於大法官所求的「儘速通盤檢討傳染病防治法制」沒有何的壓力,也就能以促成法規的修正,大法官許玉秀在「不同意見書」中,對此直言「鄉愿,德之賊也」。

    確診者不能領補償?
    《釋字690》解釋的標的是2003年舊《傳染病防治法》第37條第1項,它規範的對象,是「接觸者或疑似被傳染者」,並未及於「被感染者」及「(2007年《傳染病防治法》修法納入的)自疫區入境」者,那麼大法官所認為應該在制度上補強的地方,是否對這兩種人也有效用呢?例如,大法官是否認為「被感染者」也需要有補償機制?

    2020年3月10號,衛福部針對 COVID-19 訂定了〈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隔離及檢疫期間防疫補償辦法〉,並將其定位為對「人身自由受限」的補償,這項(每天1千元)的補償,只針對「接觸者」和「自疫區入境」,「感染者」並不適用,也就是說,在隔離或檢疫中的人,一旦確診,之後就將失去請領「防疫補償」的資格,為什麼「感染者」不能領取補償?目前仍欠缺合理與合憲的解釋。

    https://www.eventsinfocus.org/issues/7145464
    3 個月前.
  • kaitingy
    之前有跟家人討論過這個 應該是沒有問題 但是我覺得住旅館還要自己付錢真的很瞎
    3 個月前.
說說你的想法
App 內打開

立即加入最多法律人使用的法律平台!

使用註冊即可參與論壇討論,發文、儲存與建立專屬你的共同筆記與資料